贊否兩論

这辈子也是东京的帅哥。

你是好孩子

开门见山,我喜欢郑爽。

今天杨超越又因为录节目脱鞋子的事情闹上了热搜,看了一下来龙去脉,她的粉丝写了长长的文章,大抵是在说被吸引的其实就是她的那种不跟规矩走的灵动,其中一句话我印象颇深:“高跟鞋太难穿了当然要脱掉,无非就是再被你们骂一顿罢了。”

正巧,最近在看韩国顶尖女团的综艺,向我推荐她们的朋友说,“除了那个老小,都很好。”

看了综艺我倒是老被小姑娘逗得嘻嘻哈哈,花了二十分钟在微博上搜她的黑站,看完之后感觉莫名其妙,那种恨意使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胖”“没有礼貌”“倒贴前辈”“碰到了男团某成员的手腕儿”。

我是完全没有女性化思维的人,这些恨意我感受不到,正如某日我和几个朋友说到郑爽,大家最后泯然一笑,“想看看这个小疯子能给社会添多大的麻烦”,也只有一位确实在工作上被她耽误过的朋友非常气恼的指责着她,我们当面停止了这次不算愉快的交谈,在背后小声议论:“其实就是立场不同,从我们纯粹看客的眼光看过去,这孩子就是好可爱啊,哈哈。”

有礼貌,懂事,情商高,责任心强,这才是偶像,是正确不过的标杆,值得一呼百应,值得被挂在大字报上表扬,就像班里的第一名第二名一般,“他可真是完美的人啊。”

我从小到大,一次都没有喜欢过真正的大明星或者TOP,也不是没喜欢过第一名,但讲出去的理由,和粉丝写在安利文案里的,一点点关系都没有。

“我只是想看普通人从事这个工作罢了。”

小朋友有点气急败坏的反驳我:“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

没有资格,我也觉得没有资格,可她就站在那里,你说是不是气死人了。

不要成为无聊的大人,不听话也没关系,反正我也是假惺惺的听着大人们的话,到今天为止也没学会怎么逼着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儿,但我也只能活七八十年,哎。

想着木村拓哉也被爷爷按在墙上喷完了一整罐的黑色发胶,不听话你杀了我啊。

保持可爱,保持自我,让大人们头疼去吧。

“不过就是再被骂一次罢了。”

伤不了谁的。

我来发一下疯

写作业写着写着突然想起来我所有Cp的BE点与其说性格不合,不如说都夭折在锁死对方的路上。

如果只想当普通朋友的话,就根本不会涉及到对方会不会侵犯到自己的问题上。

都是要锁,锁不了,BE。

那这样的话,谁能说我磕的不是真的呢。

我的天啊。

我只是在想

夏天又结束了。

总体来说是开心的,但是奶包的名次就像一块儿石头一样压在心上。

北皇今天晚上发言说的很对,感谢这个自媒体的时代,人人都可以被发现。

大抵是恩兔刚弯道超车的时候,我和冯老师拿这个例子归纳:“你火,带着你CP火,你CP火了你CP的亲友也火,你CP的亲友再带着她CP火,最后大家都火。”

我还是挺在意,包括老段没拿第一,我喜不喜欢433是另一回事,我只单说我喜欢的人。

四处都在鼓动她们应该把自己的这种感情拿出来贩卖,谁又不觉得呢。

山东枣庄的老刘在比自己小得多的、当女儿养的媳妇儿生日那天买了带了福字的长寿锁送给她,虽然没见她带过;河南驻马店的小包每天像小猫咪一样粘着那个看起来凶巴巴但其实温柔的不得了的人,被养得又皮又乖顺。

还有老段,老段和老刘真的挺像胡晓慧儿的爸妈的,非CP意味,只单说共同抚养小孩儿这一点。老段老刘就是每天吵架每天掐的要死,在你上台前往你脸上亲一大口的soulmate;对小包是从上海带去北京,听完发言也能和别的团的老父老母们一样满脸微笑。

这样的感情太珍贵,不要拿去贩卖了。

我喜欢善良的,踏实的,努力的人。

即使慢一点又慢一点,惨一点再惨一点。

我只想你们一直好好。

我可太想你们了。

ps.老刘和陈珂可以交流一下怎样吃掉自己拉扯大的崽,你俩看起来就必须认识一下。

咱们明年再来。

小猫小狗小朋友

这俩天把莫莫有闻断断续续又看了一点。

印象最深的其一,是莫莫说余震和络络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小孩,余震是那种跑过来闹你,你喊一声“袁雨桢自己去疯!”她就跑走自己玩儿了,络络是一定要缠着你,让你陪她玩儿的那一种。

少年的后半期,和青年的前半期,看上去似乎真的没有太大区别,但是精力也好思想也好,真的差好远。

最近物料少,就在看有家养了四只猫的自媒体,最小的那只橘猫刚接回来没多久,外号叫小猪本名叫皮皮,最小的哥哥也已经是成年猫的样子了,只有他小小的一只,真的皮的要死。

其实也并没有错多少,猫才能活几年呢。

溜猫逗狗带小孩,我是很擅长的。

上次我和学姐说,其实我是在不自主的命令家里的猫“不要爬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也是那种过度担心的家长。

在麦当劳吃饭,嘈杂的声音中分辨出年轻父亲小声训斥的声音。

“你说对还不会说话的小孩说‘你再动这个我打你了’,和对小猫小狗说‘你再咬这个我打你了’,应该都是听不懂在说什么,只是判断出对方在生气吧。”

家里传过来的小视频,不管是逗猫还是逗小孩,都特别喜欢听家里人和他们说话。

我家的父母,是会把猫狗当成小孩一样去认真讲话的。

基本上小时候和我说过什么,也会和小动物去说,洗澡的时候会说“把爪爪抬起来,是不是可舒服啦”,奶油在我爸窝在床上看电视的时候去玩儿他脚,我爸比起直接把他踹走,先是带着怒气的和他商量着“下去。”

明明是听不懂的。

我妈是很认真的会在猫打架之后去吵挑事的那一方,“不许欺负姐姐,没完了是不是?”并且认为这是绝对有效果的。

爸妈从小就养猫养狗,就算母亲后来在医院上班并且做了母亲,也还是离不开猫狗。

其实有个小东西随便被你揉搓是很安心的,z说我不喜欢植物是因为互动性不强,但其实猫狗也没有那么强的互动性,毕竟他们做什么也并不是按照人的意愿走的。

那天和姐姐说起小仁爱真的长大了,我俩非常变态的讨论了起来“好想给他打那种永远不要长大的针”,“一直锁起来不要长大就好了”。

“我以为他不想长大。”


“不,他想长大。”


喜欢小猫小狗小朋友,但也只是喜欢可以乖乖听自己话的小东西,这是我们的喜欢。

没那么光明,但也足以支撑我们去爱。

还是想养只美短。

晚上和班里饭拉西的妹子吃饭聊到竹马,我说其实我比较吃这个吧,她说有的人就会觉得关系这么好就不能是CP,我说我懂得我懂得,我也是觉得你和你朋友并不能算CP。

我真的很双标,我的判断RIO的模式就是我在磕我在搞,而不是这个CP到都属于哪一类。

耶。

渋谷就是一种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烂的燥劲儿。

亚洲人民什么时候可以互相在大街上捏屁股,怎么还有美黑的Gal girl拍的成人影片,东东高中的时候爱看非洲人民集体开会。

都是做给谁看的,普世价值观的人点进去就会退出么。

你也挺猎奇啊。

7.17 世界崆峒日

收获快乐到这个点儿我还能再笑 小朋友总结 今夜无眠 本来华懿摆头的上头阿飞突然C位空降 不愧是让我第一个崆峒的男人

8210年了 怎么还不明白小姑娘们在磕什么啊

推荐大家实时搜索崆峒以及翻看崆峒旅游那条热转 头都给你笑掉

我要随便讲点什么

我之前因为自身原因比较信奉的理念是“搞到台面上的都不是真的” 但是直觉上是真的果然还会是真的

前两天黑喵那件事一出 “真的就是真的,真的假不了”

但是全世界能有谁来说服我马鹿是真的么我看没有吧

我再筛选掉我的所有直觉之后 结论就是我zqsg的都不是真的 我本来也不搞真的 但我随便看看觉得是真的的可能也就是真的

对我就是看完彩蛇夜蝶突然在清晨清醒的不得了 zdszd 但不妨碍我搞头蛇 因为“我不是要搞真的”

还好我对这对儿既不真情实感又不觉得是拆(。

然后我还有一个毛病 就是觉得我拆家都是真的

哎也不是(。主要是我老搞点BE 我拆家基本走亲友路线 谁特么会和亲友崩啊只会和……

哦这么推过来我搞得又都是真的了(不要再说废话了)

全世界 来个人 说服我 马鹿真的是真的 我打钱👋

爱你宝贝。

这个故事说到底还是很东方,用本人的话来说,还是一个模仿异性恋的故事。

管他呢,我又不研究LGBTQ,我只管女人眼里的男人。

去早大听了两场讲座,变装皇后上一次侵入我的生活还是那年秋。

上周冬冬的妈妈走了,忙里忙外又是两天,最后我和骆骆小题大做闹了点脾气给大人,还是被呛到没话说。

二十三岁了,青年人还在过着不像个大人的生活。

好喜欢Justin和brain,真的过于非现实。

这样的爱是达不成共识与和解,但也无法消除。

是娜娜说过的,即使是对爱人,也会嫉妒。

无法疏散,写文好了。

ps.前几日那个奶包我放出来二十分钟还是删掉了感觉太ooc了,我等一切结束了再写她俩吧不然没意思呢。